过了片刻一楼的门果然被推开,但是敌人没有第一时间冲进来。
 
    “这个人会玩。”
 
    换做普通玩家,开门第一瞬间就冲进来了,但是这名玩家十分谨慎,开门口没有第一时间冲进来,反而卡着视角查探屋子里面的情况。
 
    看了半晌,来回多次试探露出半个身位,发现并没有人开枪,这才放心的直接跳了进来。
 
    只见刚跑两步,兔子和小爵手枪洗头,直接把这名玩家击毙。
 
    “直接死的,没有队友了。”
 
    四人顿时围了上去,兔子看到了这名玩家手中的4和ak,心想着终于可以鸟枪换炮了,结果接近盒子一看,顿时脸黑了一大半。
 
    “卧槽这家伙身上怎么就这么一点子弹?”
 
    4只有三十发,连备弹都没有。
 
    ak更惨了,只有十八发子弹。
 
    “哈哈哈笑死了,原本以为是一趟舒服的快递,没想到这快递有毒啊!”
 
    “难怪这逼这么小心谨慎,原来是因为没子弹了啊!”
 
    “如果快递分为十分的话,那这就是一波两分低保快递。”
 
    兔子拿了4,小爵拿了ak,在高手玩家中,四五颗子弹就可以杀人,虽然这子弹有些少,但是起码比小手枪要好用的多。
 
    一种极其不爽的情绪在三人心中蔓延。
 
    这一刻他们有点怀念上一把落s城,虽然跑圈贼惨,但是落地啥枪都不缺的感觉确实是舒服。
 
    要是这把楚生在他们身边,估计会吸走所有的霉运吧?
 
    “走,我们得摸出去了。”
 
    旁边就是油条高架桥,刚才兔子和小爵都在注意红色高架桥上,从一开始竟然没有人选择过去!
 
    这里刚才爆发了枪声,待会儿肯定有人摸过来。
 
    现在四人根本没有形成战斗力,正面遭遇的下场只有被团灭。
 
    小心翼翼地摸到油条高架桥上,来回逛了一圈竟然只捡到了一个医疗箱,三瓶饮料和防弹衣头盔。
 
    子弹啊子弹,现在他们最需要的是子弹!
 
    “机场不能留了,我们开车到前面野区再发育一下!”
 
    路边就有一辆吉普车,四人当机立断上了车,一路扬长而去。
 
    机场前面就有一块房区,停车后四人饶有默契的一人一间。
 
    当再次从屋子里出来的时候,兔子和小爵还是那枪,陈思琪抱了一把up9,苏小沫则拿了一把vss。
 
    没有一丁点556或者762口径的子弹。
 
    兔子猛吸一口气,该死的想要点子弹和枪,给他们这么多医疗资源干什么?
 
    难道因为医疗资源多就不会被打倒了么?
 
    看了一眼地图,圈倒不是很远,中心点在p城,第一个圈的边缘地带就在机场军事基地过桥后的不远处,桥的后半部分恰好在安全区内。
 
 第19章:比吃毒更憋屈的是什么?
 
    看着眼前的配备,兔子考虑了片刻道:“小琪,我把4给你,你把你的up9给我。”
 
    陈思琪先是愣了一下,旋即问道:“啊?我的up9只有三十发九毫米……”
 
    三十发……
 
    兔子有些绝望,他原本想着up9子弹一定很多,他打算换成冲锋枪,子弹多起码容错率大一点,而且在一百米范围内,冲锋枪也是挺好用的。
 
    但是他万万没想到陈思琪背包里只有三十发九毫米子弹。
 
    目光又转向了苏小沐,苏小沐满脸无辜,怯生生地说道:“我也只捡到三十发……”
 
    这就很灵性了。
 
    这把游戏是怎么了,居然连枪和子弹都找不到?
 
    很难受。
 
    兔子和小爵都有一种捉襟见肘的感觉。
 
    跑毒的话是争分夺秒的感觉,但是子弹不够、配件不够,这完全没法施展拳脚啊!
 
    每一颗子弹都需要精打细算,增加了很多难度。
 
    这点子弹去堵桥也不现实,兔子只能开着车准备冲桥,先跑进安全区里,再到野点搜一波。
 
    开着车到桥头,刚上桥兔子忽然看到远处废车后面有一杆枪一闪而过。
 
    “不好,有人堵桥!”
 
    小爵连忙刹车漂移,车子停在了桥上障碍后面。
 
    兔子眉头紧蹙,没想到居然有人比他们先到,那现在就比较难搞了。
 
    因为现在开始缩圈了,待会儿肯定还会有从机场军事基地出来的人,要是他们被卡在这里,就会被堵桥的一队架住,被后面的一队活活打靶。
 
    必须要尽快冲过去!
 
    兔子扫了一眼两边的海岸,顿时头皮发麻,居然没有一艘船!
 
    “小沐,把手雷扔过去,然后小爵拉到左边。”
结果一个闪身,面前的掩体上叮叮当当落了一堆子弹。
 
    “该死,火力太猛了。”
 
    兔子也尝试着闪身,同样遭到了一堆子弹的照顾。
 
    看来两边同时被架死了。
 
    最让人气愤的是,这群人的子弹贼多,就算两人不露头,偶尔也会有98k警告。
 
    “牲口啊,这是赤果果的秀啊,怕我们不知道有98k么!怕我们不知道有高倍镜么!怕我们不知道你们子弹多么!”
 
    如果说还有什么比吃毒跑圈更憋屈的事情,那就是本来没有子弹,对面骚对手还在疯狂秀肌肉。
 
    明着告诉你老子二三百发备弹,四倍98k,你敢露头就neng死你!
 
    陈思琪看着缓缓接近的毒圈,郁闷道:“现在有点怀念楚生的轰炸区了,要是他在这里,轰炸区直接能把对面炸到怀疑人生,我们就不会被卡死了。”
 
    苏小沐二脸懵逼,轰炸区不是随机的么,和我哥有什么关系?